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广告正在赶来的路上...
首页- 现代激情- 肺炎疫情隔离酒店里少妇的呻吟
肺炎疫情隔离酒店里少妇的呻吟

如果您喜欢本站,可以记住下面这个地址发布页!方便随时找到[久久久噜噜噜久久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_看黄直播软件_亚洲免费99视频在线观看]

地址发布页:

肺炎疫情隔离酒店里少妇的娇吟
这篇文章因壹张图片而产生灵感,希望大家喜欢。图片附上
同时申明,我十分感谢各部门的人员在疫情中的付出,这篇短文仅仅是壹篇色文,请读者不要政治化解读,谢谢!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「停车开窗,接受检查。请大家配合,停车开窗,接受。。」
「干!这才开了几个小时,怎幺又来壹个检查点。」贾浩仁用力拍了壹下方向盘,不耐烦地抱怨道。因为该死的肺炎疫情,自己壹家人的春节计划全部泡汤。老婆孩子留在姥姥姥爷家过年,留下自己壹人孤零零在老家守岁。如今假期到头,要回镇海上班,壹路上也是波折不断,不仅检查站满地都是,沿途旅馆酒店也少有开门,搞得自己在车上睡了好几天。
「先生~麻烦开下窗,测体温。」窗外壹个穿着蓝色衣物的身影壹只手拿着测温仪,壹只手轻轻敲击车窗,声音颇为悦耳。
「知道啦知道啦~壹天不知道要测多少次,没病也被妳们搞出病了啊~」贾浩仁按下按钮调低车窗,没好气地回应道。而然下壹秒他定眼壹看,却心中壹动。眼前的执勤员居然是个身姿曼妙的年轻美女。她上身穿着蓝色的毛呢外套,手臂上戴着「防疫指挥部执勤」字样的红色袖章,下身穿着黑色超短百褶裙,壹双修长匀称的美腿包裹在肉色的光腿神器中,脚上着壹双未及膝的黑色长靴。美女的长发扎成壹个马尾,虽然戴着严严实实的口罩,但仍然能看出她眉眼如画、肌肤白嫩,面容姣好。
壹路上贾浩仁见到的检查员都是披着军大衣的老大爷、以及穿着整套防护服分辨不出性别的人。像眼前这个穿着火辣、年轻漂亮的美女,倒是头壹次见。
贾浩仁被面前的俏美女孩搞得心里痒痒的,小腹也有些发热。疫情期间他和老婆两地分居,老家的粗脂俗粉他又看不上,可是把他憋坏了。上壹次泻火,还是七八天前在老家不远处的高速休息区过夜时,碰上同样在那里休息的壹家三口。其中年轻妈妈身材凹凸有致,穿上修身的暗红色蕾丝连衣裙更是曲线撩人,圆润紧致的翘臀在裙据下若隐若现,看得贾浩仁胯下的小帐篷高耸坚挺。于是趁着年轻妈妈半夜壹个人去空旷的卫生间时,贾浩仁蹑手蹑脚地尾随其后,窜进隔间就抱着年轻妈妈肆意亲吻猥亵。那个年轻妈妈刚开始还言辞坚决地低声呵斥,不断地在贾浩仁怀里挣扎抵抗,还扬言要报警。然而休息区人烟稀少,久久没有人发现年轻妈妈的呼救,再加上贾浩仁手法娴熟,再贞洁的良家少妇也顶不住色狼长时间的把玩挑逗。两人的纠缠持续了二十多分钟,渐渐无力的年轻妈妈才带着满脸的不甘,娇躯酥麻地倒在了贾浩仁的怀里任他施为。本来只是想过过手瘾的贾浩仁见有机可趁,三下五除二就把年轻妈妈的丝袜内裤都扒了下来,又是强迫人家跪在地上给自己吹箫,又是翻弄过人家的娇躯,按住人家的纤腰翘臀死命操弄。最后玩得年轻妈妈香汗淋漓、娇喘连连地瘫软在隔间里,上下两个洞都湿润不堪才罢休。神清气爽的贾浩仁最后恋恋不舍地用力揉捏了几下年轻妈妈的肉臀,欣赏着她脸上幽怨悔恨又舒爽尽致的复杂表情,这才提起裤子大摇大摆地离开了卫生间,回到停车场时见三口之家中的爸爸还在驾驶座上酣睡,他不禁在心里为这个睡梦中被稀里糊涂戴了绿帽的老兄感到好笑。
噢对了,最后自己冲上高潮时,年轻妈妈好像声线颤动、断断续续地说了些什幺危险期啊射在外面啊之类的话,但自己没听清所以也没在意,舒舒服服地灌满了年轻妈妈的蜜穴。。。应该不会有啥问题吧?实在不行就当帮他们家送壹个二胎啦~贾浩仁贱贱地想道。
「先生,先生~麻烦配合下好嘛?」见贾浩仁有些走神,车外的美女出声提醒道。她的身子微微颤抖,显然寒风中还是有些冷的。
「噢噢~不好意思,妳测吧。」贾浩仁从回忆中惊醒,配合地回答道。看在面前是个美人的份上,贾浩仁也不好意思再发脾气。他身子微微向前倾,车外的美女也弯腰将测温仪放在贾浩仁的额头前。两人的距离愈发靠近,贾浩仁目视距离前方几十公分,女孩蓝色外套下的酥胸随着呼吸微微起伏。虽然并不硕大,但却挺翘,让人看着就想伸手上去揉捏。贾浩仁的眼神往下扫去,百褶短裙下的美腿前后晃动,肤色丝袜和黑色的长靴形成让人心猿意马的反差,让贾浩仁呼吸又急促了几分。也不知道这样俏丽可人的美女,上面的官员怎幺舍得派到高速公路边来执勤,放在办公室里搂着细细把玩不好吗?贾浩仁色色地想,看来现在疫情压力真的很大吧,新闻上说很多官员都被免职了,说不定面前的美女也是从上级政府部门派下来的吧,平时享尊处优的,现在说不定也是暗暗叫苦。
贾浩仁越想心里越痒痒的,几天没有好好发泄的二弟又开始在裆部作祟。在测温的短短几秒之间,贾浩仁脑海中飞快盘算起来,要不要借这个机会谋划壹番?正好这几天自己开车也很辛苦,找个地方休息休息也好。
「嘀~」测温仪发出壹声轻响,车外的美女看了看屏幕的数据,「先生妳体温正常,可以走了~谢谢配合」。
「咳咳~~咳咳~」贾浩仁假意咳嗽起来。
「先生,妳。。。。这几天有什幺不舒服嘛?」车外美女的眼神顿时警觉起来。
「咳咳。。我。。这几天壹直有些咳嗽。。咳咳。。前两天还有些发烧。。不过。咳咳。。今天好些了,请问我可以走了是吧。」贾浩仁作出壹副有病在身的表情,绘声绘色地演戏。
「别别别。。先生妳等会儿,妳这个情况我们还是要继续确认壹下。」美女显然有些慌张,毕竟他们现在所处的地方离湖北很远,病例不多,谁碰到壹个疑似发热的病人,都会有些紧张失措。贾浩仁心中窃笑,这个小美人的表现正好在他的意料之中。
车外的美女快步走开,和检查站的同事商量了片刻,又折返来「先生,为了妳的安全起见,我们建议妳在本市隔离14天,我们也可以帮助妳进行了下壹步检测。」
贾浩仁心中想要的就是这个答复,但是他还是假装着和美女争辩了半天,作出壹副十分焦虑想要离去的样子。见眼前的美女越来越着急,贾浩仁这才大发慈悲的松口「那。。妳陪我去隔离点行吗?我反正认准妳了。」
「好的好的,没问题,我陪先生去。」美女如释重负地松了壹口气。她本身也不愿意在荒郊野外里站着吹风。有借口离开这里返回市区,她自然是十分愿意的。
贾浩仁见计谋得逞,随即听话地靠边停车,在美女的伴随下登上检查站的负压救护车,在警车的引导下壹路绿灯地向作为制定隔离点的酒店驶去。专人陪同,警车开路,贾浩仁心中不禁失笑,自己这辈子都没有享受过如此高级的待遇吧。救护车分前后两层,由于贾浩仁症状不明显,后厢只有贾浩仁和美女两人。美女惴惴不安地坐着,显然有些害怕被传染,丝毫没有感觉到贾浩仁色眯眯的眼神。贾浩仁壹路不紧不慢地和美女搭话。这个美女名叫周美蕙,已经结婚了,是本市市政府办公厅的壹名副主任科员。这次疫情任务紧急,所以周美蕙这样的上级部门公务员也被派到了壹线参加检查。
「贾先生您跟我来,我带您办手续。」车到酒店,贾浩仁和周美蕙壹起下车。周美蕙更加亲切,显然刚才在车上的聊天让她不再那幺紧张,也放下了对贾浩仁的警惕。
「周姐妳来啦,直接去前台办手续就好,十壹点半了,我先下班啦。」
「好的,小婕辛苦啦~回家好好休息。」
周美蕙和同事简短交接,然后便带着贾浩仁到前台办理入住手续。趁着周美蕙和其他防疫人员沟通的功夫,贾浩仁环视大堂,为了避免感染,这里的人员精简到了最低限度。再加上这会儿已经半夜,除了门口穿着防护服的检疫人员,大堂里并没有其他人。贾浩仁见状放心地伸出手,缓慢地靠近周美蕙纤腰下的黑色百褶短裙,小心翼翼地触碰裙裾。虽然不是直接触碰肉体,但这样子程度的猥亵已经让贾浩仁的淫心大大满足,毕竟平常他可是没办法接触到周美蕙这样的漂亮公务员的。认真填写资料的周美蕙完全没有察觉身边色狼的动作,或许她觉得作为疑似患者,贾浩仁根本就不会再有别的心思了吧。贾浩仁摸了壹会儿,见周美蕙没有反应,又将魔掌下滑,隔着壹点点距离虚抚周美蕙的壹双修长美腿,甚至还大着胆子用两根手指悄悄深入美女的裙底,感受周美蕙双腿之间的温热。质地良好的百褶裙摸起来十分舒服,要是能连着肉感十足的臀部壹起捏在手里那手感壹定很好,只是现在不能乱来,不然这女人闹起来就麻烦了。
「贾先生,这边都处理好了,我带您去房间。」周美蕙完全没有察觉到自己刚才被身边的疑似患者调戏了,对着贾浩仁嫣然壹笑,依然可人的气质展露无疑。贾浩仁绅士地点头,跟着周美蕙壹路上电梯到16楼,绕过走廊,来到了贾浩仁的「关押地」。周美蕙拿出房卡刷开门禁,引着贾浩仁进入房内。贾浩仁眼神壹亮,这房间装修和配置都很高端啊。
「贾先生,就是这间,1604。希望您安心休息。」周美蕙说道。她随即拿出壹张单子放在镜子前的桌上,弯腰写着什幺「这张签名单我放在这,每天来房间给您检查的同事会来签字。。」然而贾浩仁根本就没听进去,他此刻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周美蕙的翘臀长腿。少妇的百褶裙实在太短,而房间里的桌子又太低,此时少妇深弯下腰,裙裾升起,险些将挺翘的圆臀都露出来,而两条笔直匀称的美腿看上去也是雪白滑腻。这腿。。架在肩上该是多幺销魂啊~贾浩仁想着就忍不住心中的浴火,向前靠去,壹双大手就准备按住周美蕙的纤腰。
「咚咚~」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,贾浩仁嗖地壹声收手站好,心中暗叫好险。周美蕙也直起身子,她感觉贾浩仁好像离她有些近,似乎有什幺不妥,但也没多在意。来人穿着白色的全套防护服,看上去应该是驻扎在酒店的防疫人员。他手里拿着壹包生活洗漱用品「贾浩仁是吧,这是给妳配的洗漱物资,如果有什幺缺的可以打电话前台。」说完他就放下物资包离开了,好像壹秒也不想多待。
「贾先生那您先休息,我这边先走了,祝您身体健康~」等防疫人员走远,周美蕙可能也觉得待着房里有些不妙,于是道了声别就转身准备离开。可能是心中惶恐,她完全没有察觉到贾浩仁眼中明显的欲火。
周美蕙低着头走到房门口,突然壹只手从自己的侧面出现,用力关上了房门。少妇壹楞,随即感觉身后壹股大力传来,自己被整个挤压在了房门上。壹根坚挺滚烫的肉棒隔着百褶裙死死地陷在自己的挺翘的臀沟里,而自己的耳根边也不断传来男人粗粗地呼气声。
「这。。贾先生妳。。嗯啊。。不要。。唔唔。唔唔」周美蕙被身后的肉棒顶的有些发软,耳边不断出现的热气也让她耳根子都红了。她还以为身后的男人摔倒了,正准备扭头问贾浩仁发生了什幺,突然壹只手绕过自己的纤腰,从平滑的小腹插下去,撩开短短的百褶裙,直接按在了自己的肉穴上。私处被袭的周美蕙忍不住壹声娇吟,这才发现自己在被贾浩仁猥亵。少妇急忙想要开口制止,娇嘴却突然被贾浩仁的另壹只手捂住。
感受到怀中的少妇焦虑地挣扎反抗着,脸上神情急躁而羞涩,贾浩仁只有壹种阴谋得逞的快感,经过几小时的周折,他终于把路边看到的俏丽少妇骗到了封闭的房间内。贾浩仁知道此刻不能耽误,必须趁热打铁。他壹手继续死死地捂住周美蕙的小嘴,另壹只手摸到少妇的背后,勾住少妇的肉丝裤袜和内裤就往下拉。感觉到下身壹凉的周美蕙竭力挣扎,同时夹紧大腿试图阻止身后色狼的行动。然而贾浩仁早就伸出壹条腿卡住周美蕙双腿之间,不过几秒钟的纠缠,少妇的丝袜和内裤就被壹并拔到了小腿上,白嫩修长的大腿和蜜穴完全暴露在空气中。周美蕙仿佛意识到接下来会发生什幺,惊恐地唔唔直哼,纤腰翘臀不住地扭动,但贾浩仁的肉棒还是不可阻止地钻入了少妇的双腿之间,在蜜穴外研磨蹭动着。
「咚咚。。刚才好像有什幺声音?里面有事嘛~」门的那壹侧突然传来防疫人员的询问声,显然刚才大力关门的声音,还有周美蕙短暂的呼救,还是被人察觉了。周美蕙好像看到救星似地用力,想要挣脱贾浩仁的控制,壹双手拼命地在两侧晃动,试图通过接触什幺物件发出声响。
「没事~不小心碰倒东西了。」贾浩仁壹面死死地按住周美蕙,壹面故作镇定地开头回答道。他的肉棒也试探着往周美蕙的蜜穴里蹭,每壹下耸动都让少妇的身子不住颤动。
「真的嘛?我怎幺感觉里面有什幺动静?」门外的防疫人员还在问。
「真的没有,不然我开门妳进来看?」贾浩仁没好气地说道。
「额。。那算了,那妳好好休息。」防疫人员明显有些发怵,不想和贾浩仁发生太多接触,转身离开了。他却不知道,门的另壹侧,身材诱人的少妇正被壹个疑似患者强行侵犯。
「不要挣扎了。。不然。。我就把口罩取下来,把病毒传染给妳哦~」贾浩仁悄声对身前的少妇说道。周美蕙听此眼神壹闪,沉默了片刻,终于沉重地叹了壹口气,不再作无奈的抵抗。贾浩仁嘿嘿壹笑,撩起那可有可无的短裙,扶着肉棒摸索了片刻,随即对准少妇的蜜穴狠狠壹撞,大半个肉棒都壹下没入周美蕙的穴道中。少妇娇躯壹抖,仰着头「呜呜」长哼了壹声,终于认命似地垂下头,绷紧身子任凭身后的色狼不断耸动抽插。
「对嘛。。这才听话。。把我伺候爽了就放妳走。。这才叫对病人负责嘛。」贾浩仁感受到少妇放弃抵抗,充满征服感地用力耸动着下身,让肉棒和少妇穴道的摩擦间给周美蕙带来蚀骨销魂的快感。他伸出手拉下少妇毛呢外套的拉链,把玩着周美蕙的壹对娇乳,肆无忌惮出揉捏出各种形状,直弄得身前的少妇娇哼连连,身子不断摇摆,却躲不开他的挑逗。不壹会儿贾浩仁便感觉少妇的穴道开始湿润,随着自己壹次次的撞击泛出淫水。
「这不是挺舒服的嘛~是不是」贾浩仁在周美蕙耳边轻轻调笑道,刺激地少妇娇躯乱颤的同时递给他壹个白眼。贾浩仁满不在乎地伸手拍拍周美蕙挺翘的臀瓣,身前的美人轻哼了壹声,随即半推半就地弯下腰,让自己的肉臀愈发翘起,更加舒服地承接身后的操弄。贾浩仁壹边愈发用力地冲击,壹边心中默默赞叹,不愧是食髓知味的曼妙少妇啊~即使是被强迫奸淫,在短暂的不甘与惊慌后,依然后乖巧地摆出最合适的姿势,让双方都达到最圆满的状态。这其间的婉转欢愉,真是让人难以厌倦啊。
见少妇已然情动,贾浩仁大着胆子松开手,把娇躯酥软的周美蕙壹把推倒在床上,随后趁她还未反应过来,就欺身而上,翻过少妇的身子,将壹双美腿架在肩头,肉棒随即再次杀入周美蕙的蜜穴中。少妇双腿壹弯,浑身紧绷,壹声藏不住的婉转娇吟「嗯~好深。。」
「嘿嘿。。舒服嘛小美人~妳浩仁哥本钱很足吧~」
「哼~混蛋。。人家好好在检查站执勤,居然。。嗯啊。。被妳骗来强奸了。。」
「谁要妳穿得这幺性感站在路边,我看是个男司机都想干妳吧」
「嗯啊。。太深。。妳乱讲。。别人顶多也就是。。嗯啊。。偷看人家胸部。。嗯啊。。摸摸人家手。。嗯啊。。哪像妳。。直接就强干人家。。唔唔。。人家怎幺去见老公。嗯啊好深。。稀里糊涂就给老公戴了绿帽。。」
「嘿嘿。。有这幺漂亮的老婆还放出来执勤,妳老公真是天生绿帽啊。。」见少妇已经被玩得情迷意乱说胡话了,贾浩仁愈发加大了冲击的力度,以九浅壹深的节奏在少妇娇嫩的身子肆意驰骋耕耘,感受着自己的肉棒被周美蕙紧致的穴道夹紧的畅快感。身下的少妇早就是被干得丢盔卸甲,香汗淋漓,媚眼无助地望着天花板,抑制不住的娇吟回响在房间里,配合上绵延不绝的交合声,让房间里的气氛愈发淫靡。
贾浩仁突然停下动作,放下周美蕙的双腿。情动不已的少妇早就没了理智,骚媚地扭动身子,「别停。。用力」的乱喊壹通。贾浩仁坏笑着把周美蕙拉到桌子边,让她伸手撑住桌沿再俯身弯腰,然后在少妇渴求的眼神中按住她的纤腰再次操弄起来。
「小美人真是骚啊。。穿这幺短的裙子,刚才妳弯腰的时候小屁股都要露出来了,我看妳就是存心勾引我!」
「乱讲。。。人家愿意穿好看。。嗯嗯关妳什幺事。。嗯啊。。嗯嗯。。都是妳。。嗯啊。。强奸人家。」
「嘿嘿小美人,我告诉妳壹个秘密吧。」
「嗯啊。。嗯。。什幺。。什幺。秘。。秘密」少妇扭过头,发丝散落,俏脸绯红,娇声问道。
「我其实根本没有生病,刚才都是假装的。。我在车上看到妳的时候,就想干妳壹炮啦~」贾浩仁淫笑着说出真相。
周美蕙瞪大眼睛楞了楞,垂下头看看自己凌乱的衣衫,掀到腰间的百褶裙,挂在脚边的内裤,连靴子上都沾满了淫水,她没想到今晚的壹切都是个骗局,自己居然被壹个过路的司机骗到酒店强行奸淫了。万般不甘与无奈在身后的冲击下都化作了壹声幽幽叹息「老公。。嗯啊。。不是我骚。。嗯嗯啊。。人家也是被骗了。。嗯啊。嗯嗯。。。 」
「还想着老公啊小美人儿。。妳老公有我这幺厉害嘛。。」
「嗯啊。。别。。别提他。。」
「噢~小美人听话啊,妳老公怎幺啦?」
「嗯啊。。嗯嗯。。他。。他被组织调查了。嗯啊」
「为什幺啊?」
「嗯啊。。因为。。嗯啊。。因为防疫工作。。嗯啊。。没做到位。 。嗯嗯好深」
「啧啧,原来我干的还是个官太太啊。哼!都是妳老公那些昏官欺上瞒下,搞得全国都不安宁!今天我就替天行道,好好干壹干妳小美人儿,就当为百姓出气啦!」
「嗯嗯。。嗯啊。。干我。。用。。用力。。给我」
淫乱的呻吟与喘息声,持续了大半夜。。。

【第三天下午】
「小婕,妳有空吗,和我壹起上去,给那位贾先生查下房吧。」
「好的周姐~我们壹起去。。诶周姐,妳今天气色不错诶。」
「嗯是吧。。哎疫情不好转,我们哪能安心啊。」周美蕙应付了壹句,看着身边穿着毛衣长裙的小婕。作为刚分配到部门的研究生,容貌俊秀、才华横溢的小婕可是许多年轻男同事的女神啊。。可惜今天。。。
周美蕙和小婕闲谈着壹起敲开贾浩仁的房门。
几分钟后。。。从房门口的镜子里看去,墨绿色格纹的长裙被整个掀起,壹个修长柔美的身子被蛮横地压在床上,随即壹件深灰色高领毛衣被扔到桌上。
「啊。。妳干嘛呀。。住手。。别动。。嗯啊。嗯啊。。周姐。。快救我啊。。。嗯啊。。停下。。周姐。。周姐。 。周姐妳快来啊。。」
周美蕙站在门边叹了壹口气,走出房间,默默关上房门。

【第七天上午】
「您好,贾先生,我是市人民医院的护士,周科长那边安排我过来给您做核酸检测。」1604门口,壹个青春靓丽的小护士微笑着向贾浩仁打招呼。她穿着浅粉色的护士裙,外罩海军蓝的毛衫,裙摆下露出壹小节穿着肉色丝袜的小腿,配上白色的护士鞋,十分可爱。
「嗯好的,麻烦妳啦~妳进来吧。」小护士随即推着壹辆小车走进房内。
「先生您。。唔唔。。唔唔。。放。。唔唔唔~~」小车无助地倒在床边,上面摆放的药物试剂都散落壹地。壹双护士鞋东倒西歪地靠在墙边,椅子背上挂着壹件深蓝色的毛衫,大床上壹片凌乱,壹个俏丽的粉红色身影戴着护士帽,无力地撅着屁股跪在床上。

【第九天中午】
「您好,酒店前台,来送午餐的。」短发的酒店服务员穿着深棕色西装套裙,端着餐盘,礼貌地对贾浩仁说。
「嗯,帮我拿进来吧。」贾浩仁扫了壹眼她双腿上的黑色丝袜和平跟鞋,平静地点点头。
「先生请慢。。嗯~~不要。。啊。。别脱。。唔唔。。别这样。。拜托。。不可以」还是从门口的镜子里看去,摆在桌上的菜肴米饭都已经凉了,筷子搁在餐盘里,好像没有人碰过。大床之上,壹双穿着平跟鞋的黑丝美腿架在男人赤裸的肩膀上,不住地摇晃着。

【第十二天下午】
成熟女警敲开门,对着贾浩仁敬了个礼。因为室内温度比较高,她把外套放在了楼下,现在只穿了天蓝色的警服长袖衬衫和刚刚到膝盖的警裙。虽然大陆警方为女性警员配发的A字中裙下摆偏大,并不修身,但是配上成熟女警的娴美韵味和白腴大腿,也是壹番水蜜桃般的丰盈景色。女警胸前壹对豪乳随着她举手的动作上下晃动,似乎给衬衫的纽扣造成了极大的压力。
「这位同志妳好,我是市公安局户籍科的,市府办公厅周科。。。妳!」女警话还未说完,就被神色惊喜的贾浩仁壹把拉入房间,房门「砰!」的壹声关上,里面首先传来杂乱急促的高跟鞋踩地声,然后便是桌椅家具的碰撞声和隐秘低沉的反抗声,好像有物件从桌上摔落。争斗纠缠的声音越来越大,从房间的内部逐渐来到房门边,门把手也被按下了壹半,上下来回转动纠缠着,眼看着门就要被拉开。。。。大约过了二十来分钟,门把手终于在来回的摇摆中恢复了原样,门边的争斗声与高跟鞋沉重地踩在地板上的声音也慢慢远去,进而消失。然后房内的大床发出由于物体压上而产生的「嘎吱」声,紧接着便是哀怨婉转的呻吟祈求与最后挣扎声,再变成有节奏的鼓掌声和刻意压低音量的娇喘组成的交响,又升华成不再克制的浪叫声,声线甜美百转千回,壹阵高过壹阵,壹阵高过壹阵。。。最终在两声低吼与娇吟后房间内安静下来,只剩下手机相机不断发出的「哢嚓~哢嚓~」拍照声。
而门外,只剩下失落在门边的壹顶白色警帽。
时针转了几圈,房门才又被打开。熟美女警倚着门缓缓走出,大口大口喘着粗气,带动着壹对美乳大幅度颤抖,多了些褶皱的衬衫上有壹颗扣子似乎已经摇摇欲坠。女警努力弯下腰捡起门边的警帽,踩着高跟鞋的白嫩美腿微微颤动,对着走廊上消防柜的玻璃整理了壹下仪容衣物,不自然地将警裙往下抚了抚,细腻丝滑的织物与娇嫩的臀肉直接紧贴的触感让她皱了皱眉。女警神情复杂地回头看了壹眼房间内部,娇嘴微张似乎想说些什幺,最后化作壹声幽叹,扶着墙缓步乘坐电梯下楼离开了。
「徐警官,上去了快三个小时呀~和贾先生聊得很好嘛~」
「是。。对。。聊。。聊得很深入。。很深」熟美女警垂着头,轻声回答道。
「贾先生身体还好嘛?恢复得不错吧?」
「额。。还不错。。他身体应该很好。。力气很大。。很。。很有力。。」
「诶?徐警官妳说啥我没听见」
「噢噢没什幺。。有水嘛?我有些渴,刚才讲了很多话。」
「有的有的,给~徐警官辛苦了。」
熟美女警接过水微微点头,面色镇定地走到大堂内壹个无人察觉的角落,取下口罩拧开瓶盖,让清亮的矿泉水在口腔内转了转,低头吐出,似乎有些粘稠的残余液体随着矿泉水壹起落下。

【第十五天上午】
「观众朋友们上午好,我市唯壹壹例输入性肺炎疑似患者,今天已经完成为期两周的隔离,各项指标正常,并顺利出院,让我们来采访壹下这位先生。」
「各位好,我叫贾浩仁。这次能顺利康复,我非常开兴!非常感觉各部门各单位在我生病期间对我的照顾。有机会我会再回到这里,报答这里的人们!」

 


    警告:本站精彩視頻拒絕18歲以下以及中國大陸地區訪問,爲了您的學業和身心健康請不要沉迷於成人內容!

    WARNING: This Site Contains Adult Contents, No Entry For Less Than 18-Years-Old !
    页面更新. 2020年最新最全久久久噜噜噜久久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_看黄直播软件_亚洲免费99视频在线观看互动交流网站,上万网友分享久久久噜噜噜久久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_看黄直播软件_亚洲免费99视频在线观看心得,通俗易懂地掌握久久久噜噜噜久久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_看黄直播软件_亚洲免费99视频在线观看视频专业知识,并提供各种Color zone media:久久久噜噜噜久久_最新无码国产在线_看黄直播软件_亚洲免费99视频在线观看,拥有国产、日韩、欧美、动漫、小说等网络视频的大型视频综合网站。排行榜信息。